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达州职业技术学院-心理健康中心

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

来源:学生工作部-心理健康 发布日期:2016-03-16 15:27:33 浏览数:1697 【收藏本页】 【打印文章】

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1999)DVD封套 #01


→点击播放:搏击会×搏击俱乐部


★心理学看点:本我超我之争


◇电影名: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


  主 演:布拉德·皮特 海伦娜·邦汉·卡特 杰瑞德


  导 演:大卫·芬奇 David Fincher


  语 言:英语


  国 家:德国


  标 签: 犯罪心理  人生追求  人生 


◇剧情介绍:


  杰克(爱德华·诺顿饰演)是一个充满中年危机意识的人,他非常憎恨自己的生活及一切,再加上他患有严重的失眠症,所以他常常参加各种团体谘询会,只为了能接触人群。


  在某一个团体谘询会上,杰克遇上了一个跟他同样理由来参加的女烟枪,玛拉(海伦娜·邦汉·卡特饰演),在莫名激素的影响下,杰克和玛拉一起逃离了谘询会,两人的情愫因而滋生……。


  在一个街头大战中,杰克遇到了卖肥皂的商人泰勒(布拉德·皮特饰演),两人因缘际会地成了好友,并开始创建了“斗阵俱乐部”:一个让彼此不戴护具而互殴的聚会,宗旨在发泄情绪。


  某夜,泰勒在杰克的公寓中把玛拉给“上”了,这让杰克非常忌妒。同时“斗阵俱乐部”也成了全国性的地下大组织,所有成员都将泰勒视为教父。为了辨识起见,成员还都剃了光头。


  杰克对于“斗阵俱乐部”的现况及泰勒的疯狂模样越来越无法忍受,所以他决定疏远泰勒。但是,此时的“斗阵俱乐部”成员却发起全国性的暴动,他们炸毁了不少建筑物……,一切的局势都是杰克始料未及的,他该如何解决这混乱的现状?“斗阵俱乐部”又会疯狂成什么样子?杰克与泰勒之间的恩恩怨怨会如何了结?


发布者: Mtime (2006-03-09 19:47:24)


  杰克(爱德华·诺顿饰演)患有严重的失眠症,为能顺利入睡他参加了众多团体俱乐部,而结识了玛拉(海伦娜·邦汉·卡特饰演)。


在一次飞机旅途上,杰克又遇到了一位肥皂商人泰勒(布拉德·皮特饰演),因杰克家莫名爆炸而导致两人同住。并逐步创立了“fight club”,因杰克,泰勒因缘际会认得了玛拉,进而两人时时激情,另杰克无法忍受的还有他与泰勒的“club”已经逐步成为全国性地下组织,趋向于疯狂。


他决定阻止泰勒的组织继续壮大而进而破坏城市等疯狂举措,但是发觉泰勒不见了,而玛拉对待自己也越来越古怪。当警察打电话向他询问自己住宅的纵火案时,他慢慢的发觉,原来……


  杰克(爱德华诺顿饰演)原是白领嬉皮,担任某汽车公司的车祸调查员,过着中产独身生活。但他患有失眠症并且危机意识严重,于是不断参加各式绝症顽疾人的互助会,在别人的痛苦中谋取宽慰。一次在某个互助会上,杰克遇到女烟枪玛拉(海伦娜宝汉卡特饰演),二人之间产生了微妙感觉。在一次街头大战中,杰克与卖肥皂的商人泰勒(布莱德皮特饰演)成了好友,二人一同创建了“搏击俱乐部”:一个供双方不戴护具互殴的俱乐部,旨在发泄情绪。某夜,泰勒在杰克的公寓中把玛拉给“上”了,杰克非常妒忌。同时俱乐部也成了全国性的地下组织,成员视泰勒为教父,以剃光头为标志。杰克对于这种现况及泰勒的疯狂模样越来越无法忍受,他决定疏远泰勒。但是,此时的“搏击俱乐部”成员却发起全国性的暴动,他们炸毁。


◇心理分析


   这是一部暗色调快节凑的魔性电影,很容易让人着魔。映像狂放,手法天马行空,情景怪诞,黑色幽默和辛辣的风格随处可见;快速的镜头切换显得极其残忍。搏击俱乐部的所有成员遍布了各行各业的所有角落,而不管是最具特色的泰勒或者杰克,我们都能从他们身上看到我们的影子。  所有的这些被构建起来的可能性在于社会性的审美疲劳、危机感、压抑的残暴和日复一日的机械劳作。看这部电影很难不被它所感染,因为这部电影抓住了我们心里深处一些最软弱的情感和最隐晦的私密。也因此我们会被轻易地说服,然后沉迷。   杰克用泰勒的张狂构建了一个诺大的搏击王国,其实这一切,仅仅只是他内心阴暗而残暴的天性使然以及被压抑已久的困惑。毁灭所有一切的欲望和他那内敛的性格相互争斗,当他没有能耐去说服二者的时候,他把自己幻化成了两个人。


  于是这部电影的很多看起来很平常的镜头显得非常讽刺了。比如说,楼上的泰勒和玛拉疯狂地做爱的时候,杰克在楼下的同一个房间里撒尿,摇头摆尾捂着耳朵满脸上的郁闷。如果这是两个人而且在一起生活的话,那么,这并没有任何可笑之处;然则在这部电影里,这是同一个人的本我和自我的分离,看起来就有点好玩了。一边做爱,一边神游式地跑到楼下撒尿。


  杰克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用土制的炸弹把自己挚爱的家炸个粉碎,这意味着在他的内心深处对于旧式生活的一个告别。而他用臆念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和自己完全相反的泰勒,找到泰勒那个跟他完全相反的家,破烂不堪而且肮脏凌乱的家,和他一起生活,这意味着他所有压抑的一切将主宰着他的一半生活。


  他和泰勒在一起的时候总可以沉沉地睡去。因为当他睡去的时候,泰勒将苏醒,去完成在他的内心深处真正想去做的所有一切。
   我们可以判定的是,杰克是一个完全的精神分裂者,而泰勒,仅仅只是在他生命里最压抑阴暗的欲望的一个合成体罢了。所以他想做的又不敢去做的一切,他将变成泰勒去做。而在他安静的时候,他会明白,这一切都是泰勒的作为,于是,作为平常的他,他内心的善念会去企图阻止泰勒所做的一切。


  这种善念和魔性的恶之争,本质上是杰克的本我和自我的争斗,也演变成电影最后的那一幕。


  没有上帝和撒旦;或者说,上帝和撒旦本来就是一体的。当人物形象过于丰满的时候,电影其实已经没有办法操控他们了,事态只能任其发展。这也是为什么这部电影里的最后,我们没有能够看到的是,善最终战胜了恶,上帝最终救赎了这个世界而放逐了撒旦。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说,泰勒或许是杰克的撒旦;或许,也是杰克的上帝。


  本质上,杰克是泰勒的肉体;泰勒是杰克阴秽的欲望。本我;或者是自我。我们应该如何去判定哪个是善,哪个是恶呢。当这种本我与自我的争斗衍生到了一种社会行为,也许,相对地说更容易判断出来。
   最后的“大乱计划”。所有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按照泰勒所计划的一切有步骤地进行。杰克的阻止变得虚妄而无力,因为泰勒知道杰克所能做到的一切。那一切,似乎也都在泰勒的计划之内。


  在电影的最后,杰克虽然阻止了泰勒,可是他依旧在泰勒的计划之内,他可以置身事外不被抓捕,可是他也只能看着泰勒的“大乱计划”毁灭性地炸毁了所有的一切。
  不论是本我或者自我都好,在这一刻,一切都完成了。


  泰勒的出场以及后面的介绍带着一种浓烈的象征意义。泰勒曾说,做肥皂的最好原料其实是人的脂肪,而抽脂减肥的整形医院的丢弃物是最好的原料生产基地,在那个拿着他们抽出来的脂肪做成最好的香皂再出售给原来的那些人们。一切在不停地轮回。


  这也许也是这部电影所有述说的一切。轮回和宿命:本我、自我、甚至超我;天性、隐忍;颠覆、狂乱;迷途、疲惫和残暴。电影用精神分裂式的分离杜撰了一种悲戚的可能,让本我和自我分离开来,一起生活,一起前行,一起制造和一起阻碍。


  如果没有这种完全在人意料之外的结尾,这部电影只能沦为平庸了。
   谁曾经说过,每个人身上都会存在着一个泰勒。只是换一个角度,其实,每个人都是杰克。本我和自我,其实永远也离不开。而本我和自我的争辩,在每个人清醒着或者沉睡着的时候,都不曾停止过。


   更多的时候其实我分不清楚的是,究竟泰勒是杰克的本我,或者杰克是泰勒的自我。这两种东西,其实相互而辩证地存在,谁也离不开谁。


  我在想,如果弗洛伊德看到这部电影,他一定会老怀安慰赞不绝口,而且他也一定能够解释得清楚。在我看来,杰克既然本我也是自我;泰勒既是自我也是本我。
   争辩吧。徒劳吧。其实,所有的一切永远不会停止。


   只要还有人,还有人性,还有压抑,还有欲望,还有社会,还有世界,还有所有的一切。这样的东西永远在进行着。只是我们不曾如他们那么张狂,我们不曾如他们那么幸福,我们不曾如他们那么压抑,我们不曾如他们那么强悍。


  也许某一天,我们所能看到的自我,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俱乐部成员而非泰勒也非杰克,比如卜。(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