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尼采在哭泣-达州职业技术学院-心理健康中心

当尼采在哭泣

来源:学生工作部-心理健康 发布日期:2016-03-16 15:31:16 浏览数:1801 【收藏本页】 【打印文章】

→点击播放:当尼采哭泣【07畅销小说心理治疗大片[中文字幕]】


★心理学看点:在光影中触摸大师的灵魂


★电影名:当尼采 When Nietzshe Wept
  主演:Armand Assante,Andreas Beckett,Ben Cross
  导演:Pinchas Perry


  国家:美国
  上映时间:2007
  标签:
心理医生  精神分析 
◇简介


    改编自心理治疗畅销作家欧文·亚隆的同名小说。故事背景为19世纪末的维也纳,时年四十岁的布雷尔有一天接到一封短笺,高不可攀的名女人莎乐美突然邀约咖啡馆,她是为她的亲密朋友尼采求诊,她请求他运用实验性的“谈话治疗”来诊治尼采的自杀倾向。问题是,年轻气盛、自恃甚高的年轻哲学家尼采说什么也不愿意接受心理治疗,于是医生只好假装自己需要尼采的帮助,协助他解决其生命意义的难题。一整个月的时间,他们每天在咖啡馆、墓园、诊疗室进行谈话,心灵相互衝击。首先由布雷尔叙述他表面上和谐的婚姻生活与正值巔峰的事业,内在却潜藏着对女病人贝莎的性幻想,尼采如诗般的语言、理性的思辩逼使布雷尔诚实地面对自己的人生,也只有当他能看清自己欲望的根源时,才能真正帮助尼采释放他孤傲的灵魂,流下真实的眼泪……


◇心理分析:


影片结尾的几句对白,很深刻:关于孤独,关于友情。


It's time we went our ways.
We'll have friends, and have become strangers to each other.
This is as it ought to be.
We do not want either to conceal or obscue the fact as if  we had to ba ashamed of it.
We are two ships, each of which has its goal and its course.
We have to become strangers to one another because it's the law to which we are subject.


It's the first time i relieve my lonliness.
It's melting. It's melting away.
It's a paradox. Isolation exists only in isolation.
Once shared, it evaporates.


    这也是截取自尼采的著作的原话。正映证了尼采的性格和一生。揭示命运,同时又在命运里迷茫的大师,唯尼采莫属。尼采有很多狂妄的语言,比如“我就是太阳”。又说“上帝死了!”。尼采是纯粹的人,他不惧怕孤独,虽然他时常的想打破这孤独。尼采也不惧怕失败,他对失败有很深刻的认识,因为他本身是最强有力的,所以他不会太在乎别人的品评。尼采又是偏执的,他把一切都归于权力。就连和医生沟通,让医生治疗,也看作是交出了自己的权力。他拒绝,因为他想保有自己思想的权利,他不愿意被剥夺,不愿意被侵占。其实,这是他的狭隘。人有很多时候,过于以自我为中心,就势必要以自己单臂之长为半径划圆。那样虽然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思想,但你离人群远了。那也是一种人生的浪费,同时也是对他人的不公!当有人向尼采述说,因幼小时失去母亲,而不确定母亲真实存在的疑惑,以至于迷惘的时候。尼采和这人说,谁都有母亲,谁的母亲都会死!这是个事实,所以,不要把自己对自己的包裹,归罪于哪一件事。其实,那件事和你没关系!要向内心寻求答案,一切都不在表象,而在本质。只有你真正解放了内心,你才是真正自由的。


    可能现在已经没有人怀疑精神分析的科学性了,它已经成为了一门严格的专业,而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时候,它还仅是一门浪漫的学科的雏形,医生们拿它作为名义上治疗精神病症实质上对人的心灵进行窥探猜谜的工具,就像冒险的雪橇,以此滑向一个未知的秘密世界。那也是一种哲学,哲学的另一种更为专门和具象的形式,带着巨大的暧昧。那是一个时代的风情,在人们还没意识到它最终将成为一种迫加于生物学的身体之外的强制需要时。与此同时,就如艺术的出现,魑魅也出现了,意识将不再能自我控制,它越来趋向它机能的极限,一刻不停地奔跑在旷野上,让想像的心理之病成为它必须的营养。所以,可以那么说,精神分析不过就像安眠药,它的出现只是证明了:一个人一旦用了它,也就更加信赖于它,一刻也离不开它了。尼采之病又何尝不是如此。


    关于女人,似乎没有人可以比尼采和他的另一位悲观兼演技派的哲学家同胞--叔本华--更理解得透彻和偏激了。说尼采倾倒于罗·莎乐美的美貌与风流,还真不如说他败给了自己的孤独和超越了当时的同类的智慧。正如约瑟夫·布雷尔对女病人安娜·O的迷惑,一个连自己都骗过了的狡猾叙事,不是欲望的,是本身操作这一策略的哲学或心理学的破绽或钥键。


    约瑟夫·布雷尔最终回归了魇梦外的日光世界,在这里,一切都是正常的,也是一个正常人需要的。他的一系列庸人自扰的滑稽举动是否也在映照着尼采的悲剧之旅,一个亦滑稽的固执将孤独坚持到底的半超人。而结局,原来罗·莎乐美也不过是一个平庸的女人,约瑟夫·布雷尔说她对尼采是有情的。尼采哭了,它的红彤彤的眼圈,满是将要奔涌而出的人生剧场最后散场的喟叹,他是个凡人,是个孩子,端持着伟大哲学家架子的他“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展示了孤独”,他的眼泪将会说“我们自由了,在布雷尔医生打开大门之前,你从未让我们出来过。”但是,他又立即坚强地与他唯一的“最好的朋友”约瑟夫·布雷尔医生相拥作别--肩负伟大使命的哲学家,他,弗里德里希·尼采,还有好几本将会终结人类哲学思考的书还没写完呢。


    这部小剧场电影,在一个道具“间离”的场景空间里完成了对一段围绕尼采与一名医生、一个符号女人的生命轶事的浪漫臆写,快速而没有情调的推进,仿佛一场对播种没大有用、却只刚刚润湿了地皮的局部雷阵雨。


                                   (推荐)